千纸鹤-江陵记忆---千年古镇江陵溪
正在加载中……



江陵记忆---千年古镇江陵溪

我的故乡江陵镇,如一颗璀璨的明珠,镶嵌在美丽的巴河畔。


江陵溪自古人杰地灵,圣贤辈出。明嘉靖年间,草庙村王氏家族二世祖王子龙赈灾有功,被嘉靖帝授官正二品,坐镇辽东都,任指挥使;黄澄村杜绍甫文才出众,受殿试被点进士,巡陕西;杜自元武艺超群,沐皇恩,钦赐武举;建国后,人民功臣严政、侯正果被授予少将军衔。

源远流长的巴河水,从巴中流经达州。沿途碧波荡漾,万古奔流,与两岸青山相映生辉,风景迷人。上白衣、到江陵、下三汇,去重庆,是船工号子们经常挂在嘴边的口头禅,各种大小船只穿梭其间。

江陵是著名的水乡,巴河、关门石河、碑牌河、龙摊河均交汇于此。虽然她地处偏僻,与达州城和巴中城相去甚远;但她是第一个迎接巴河到达我们达州的乡镇,以农业为主,没有遭受过人为的生态环境破坏,河水清澈见底。

过了黄茅溪,行船沿河水顺流而下,在巴河一急速拐弯处,江陵古镇老街的房屋,放远望去,如一倒立的“个”字,坐落在巴河畔。她依山傍水,低头亲吻着浩浩巴河,看世事沧海桑田,引领时代变迁。

下了船,行走在长长的街道上,古老的黄桷树随处可见,青石板路,“梯”字天街,一排排的老屋错落有致,吊脚楼高高悬挂,将古镇老街打扮得异常纯朴,古色古香。小憩于街道两旁的茶馆,听老人们讲解关于江陵溪辉煌的过去,眉飞色舞间,无不流露出对故乡江陵古镇的感慨。

如果您是外地人,呆得久了,您自然会留恋江陵这方热土。看绿水青山,渔舟唱晚,夜间古镇灯火辉煌。山与水的巧妙融合,大自然鬼斧神工,还有江陵书院、江陵大桥、红三十军政治部旧址、二王庙等等,都是不朽的传说,给江陵千年古镇平添了几分神秘色彩。

由于地理环境的优越和历史文化的沉淀,江陵周边一些地方,如虎让、北山、元石、道让、青凤,还有当时的新溪、高坪等等,那些日出而作、日落而息,没有出过远门的下里巴人,几乎把江陵当做他们心目中的首府。

我自幼在江陵农村长大,身处近在咫尺的江陵,我特别感到自豪。小时候,在我的印象中,每逢赶集的日子,那些远道而来的山民,便背着各种山货,或坐船,或走路,他们在乡间小道爬坡上坎,有的天没亮就出发,不停地向江陵古镇靠拢、聚集。

到了场镇,每到中午,赶集的乡民摩肩接踵,黑压压一片,老街、桥头、公路上、巴河码头……处处显示出一片集市喧闹繁华的景象。

街道与河边公路两旁,做百货生意的,他们端两条板凳,上面放张篾笆笆门,铺层塑料薄膜,将琳琅满目的东西放在上面,然后惬意地看过往行人,希望他们走过来,或吆喝着招揽生意。

江陵桥头,也有做干货买卖的。老实巴交的他们没那么多讲究,来到桥头市场后,找个地方放下背篼,取出背篼里的东西,直接搁放于地上,便开始蹲在拥挤的路边,大声叫卖着。等待的间隙,那些会抽烟的老农,就捆一袋叶子烟,衔在嘴里,或叼着烟杆,于吞云吐雾中,与过往的人群做成了买卖。拾级而下,靠近码头,亦是一个不小的坝子。那里,曾经也是一个专做牲畜买卖的场所,我们当地人则叫“猪儿市场”,听说现在早已不复存在了。想起那时,一到当场天,赶集买卖仔猪的,挑着箩筐,背着花篮和背架,人头攒动。小猪仔在里面咕咕叫着,或被买卖人捉住四肢,抓在手里抱住而努力挣扎,发出惊恐的嚎叫。乡民们讨价还价的声音,此起彼伏,不绝于耳。

江陵河边的码头,则停满了那些南来北往的大小乌篷船,呈“一”字排开,等待散场回家的乡民。没多少时辰,装载满满的一船人后,他们便在说笑声中,极熟练地撑杆离岸,摇橹开船。

当然,社会在发展,时代在变迁,江陵的生意市场也在规范和改变,江陵的场镇也在不断扩大。撤乡建镇后,随着城镇化建设加快,江陵如一个巨人的两只手臂,正在向七里、土扁、和青龙方向努力延伸。江陵自然资源和旅游资源极为丰富,期待更多的有识之士前去开发。

在我背井离乡的日子,我好想攥一把故乡的泥土放在心坎……

愿江陵的明天更美好!



  您阅读这篇文章共花了:


千纸鹤文章说明

本文《江陵记忆---千年古镇江陵溪》
由作者:  2018-06-30 16:33:52 发布于『慵懒午后』,
转载或复制请以 超链接形式 并注明出处 千纸鹤博客
 原文地址:http://www.wilsonzy.cn/ylwh/97.html
如果我的文章帮助到了你,或者给你产生了些许spark ,欢迎(-(分享出去)-)。

评论(0)

后面还有条评论,点击查看>>


扫描二维码关注我为好友